你的位置:主页 > 宠物新闻 >

我们该怎么面对宠物的最后一天

2020-05-22 21:19      点击:

  4 月起,单向街书店公众号推出了“主题月”。每月选定一个主题,每周至少发布一篇与主题相关的话题讨论,力求在更多维度拓展我们的探索。

  希望借此在信息碎片化时代,找到一根牵引你我的主线 月,我们聊了“阅读”。

  5 月,我们聊聊“职业”,带大家重新认识那些我们自以为熟悉的人,或者进入一个之前从未听说过的世界。

  今天我们聊的这个职业有点特殊,它听上去会让人很难过,但也能给予你莫大的慰藉。这就是宠物殡葬师。

  复工回来之后,我们公司所在的艺术园区后院多了 4 只小奶狗,据我们所知,这是狗妈妈 Susie 生的第三窝小狗。

  很幸运的是,园区公司的员工和单向空间的同事大多都是猫奴、狗奴,看见猫狗就走不动了,每天总会趁着午休时间去后院逗逗小狗,喂喂小零食,这一群小狗就在整个园区同事的照顾下茁壮成长。不久之后,听喂养他们的一位大哥说最活泼的小狗 Cook 被人领养走了,剩下那三小只仍然和狗妈妈一起无忧无虑的在后院飞跑着。

 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,细小病毒开始在那个小屋里蔓延。短短一星期的时间,剩下的三只小狗先后然后感染细小。小狗闪闪还没来得及去医院就病死在窝里,我们将她放在纸盒内,草草安置在了园区垃圾桶旁边(这是一种错误的做法)。随后单向君和同事赶忙将 Dobby 、民国送去医院开始抢救,但仍无力回天,在清明节前后,两只小狗先后去了更好的世界。

  病死或者死因不明的动物尸体,不得随意处置。根据现行法律规定,对宠物尸体须进行无害化处理,宠物饲养人不得对宠物尸体随意抛弃或者埋葬,否则,不仅违反动物防疫法等法律法规,还会违反民法总则第一百三十二条规定,构成民事权利滥用。

  《病害动物和病害动物产品生物安全处理规程》规定,病死、毒死或死因不明的病害动物尸体在掩埋时,掩埋地应远离学校、公共场所、居民住宅区、村庄、动物饲养和屠宰场所、饮用水源地、河流等地区;掩埋前应对需掩埋的病害动物尸体和病害动物产品实施焚烧处理;掩埋坑底铺 2cm 厚生石灰;掩埋后需将掩埋土夯实、病害动物尸体和病害动物产品上层应距地表 1.5m 以上,以及掩埋后的地表环境应使用有效消毒药喷、洒消毒。

  当和医生讨论该如何处理小狗尸体的时候,我才意识到,我好像从来没有仔细想过个问题。不仅仅是因为这三只小狗,而是作为一名宠物饲主,我没有考虑过我宠物的“身后事”,是有逃避的心理存在,但更多的是对于“宠物身后事”的不了解。

  借着这次机会,我仔细思考了这件逃避许久的事情。而在 5 年前,有同样遭遇的李超也开始了这个思考。

  没有哪一家同行会将宠物清理干净,我会让 ta 尽可能的恢复到原来健康的样子,这是最基本的尊重。

  Lucky 去世的那天晚上,李超将他埋在家楼下的草地里,希望每天经过的时候能看看他。但第二天他们便后悔了。一是觉得对不起 Lucky,走得太不体面,万一拆迁了,以后可能连一个寄托思念的地方都没有,二是尸体掩埋会对环境、土壤造成影响,产生的细菌很有可能会感染到其他小动物。

  基于这两点,李超在安排 JoJo 的后事问题时,选择了较为合理的安置方式——火化。

  但结果并没有想象那样完美。经过多方打听,李超找到了一家自称可以提供宠物火化服务的店家。刚到那里李超就已经后悔了,不仅周遭环境不堪,在 JoJo 火化前,那里的工作人员都没能将她身上的血迹擦一擦。一系列的操作让李超很不满,但却也无能为力。

  这一次的经历让李超萌生了从事宠物殡葬行业的想法。并不是为了赚钱,而是相信自己能够做的比他们好,让宠物以及失去宠物的人得到最基本的尊重。

  根据《2019年中国宠物行业白皮书》(消费报告)调查显示,2019 年全国城镇宠物犬猫数量达 9915 万只,比 2018 年增长 8.2%。宠物数量的增长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犬猫等消费市场规模,北京、上海、西安、成都总养宠消费达 486 亿,其中尽管服务消费相对低频,但宠物保险、殡葬等消费正处在市场“萌芽”阶段,仍是一片蓝海。

  面对每一位我服务的宠物饲主我都感同身受,我很理解这种分离,但我需要在客户面前表现出我的坚强,帮助饲主的宠物去往更好的世界,帮助饲主走出阴霾,ta 会记住,ta 会感恩。所以我觉得这一份非常阳光的工作,并不晦气。

  有千万只宠物,就有千万个让人开心、伤心的故事。开心的故事谁都可以拥有,而悲伤也总会来得那么出其不意。

  在从事宠物殡葬行业的 5 年间,李超的宠物殡葬公司提供的是 7 x 24h 服务。没有日夜,电话铃声响起,那就可能意味着一件无比悲伤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作为一名宠物殡葬师,在处理宠物后事的过程中要照顾到宠物主人的情绪问题。像亲人、朋友那样陪伴自己的宠物离开,对于任何一位宠物饲主来说都是一个不小的打击。因此,在工作的时候,李超和工作人员会尽量冷静地去安抚宠物饲主,收拾好自己的情绪,尽量避免刺激宠物主人情绪。所以他担心服务很像 JoJo 和 lucky 的狗,他害怕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。

  每一位宠物饲主在情感表达的上都有不同,所以为他们提供的服务也不能流水线式。宠物主人悲痛、敏感的情绪交集,作为宠物殡葬师来说,最好的办法就给予他们独处的空间,让他们有时间、空间去消化。

  传统的想法,狗死了就死了,找个地方埋了就可以了。但是,你养了它,你就会把感情寄托给它,你不能就像处理一样东西那样随便处理掉就可以了,那是对你自己的感情不负责任。

  往后六年的时间里,Cooper 每一次排便都是主人手动帮忙解决。它主人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下大暴雨,狗狗需要出去排便,但由于疾病的原因,主人不得不放下雨伞,帮助 Cooper 完成排便过程。当时的那种狼狈让主人开始想:“你怎么会这样啊!”

  人遭罪,被病痛折磨的狗狗更难受。尽管有很多人都建议给 Cooper 安乐死,但主人一直拒绝。现在,Cooper 去了更好的世界,没有病痛的折磨。主人全程陪伴着他离开,也是向这段感情说一声再见。

  宠慕的办公室里收养了很多流浪动物。用李超的话说,流浪狗也是一条生命,它可能一辈子都没有主人,所以我觉得如果在它走的时候,我有幸当它一天、甚至一个小时的主人,这也是值得的。

  同为宠物饲主,单向君特别能够理解李超说的那一句线 年,我们感觉我没能给宠物些什么,反倒是宠物却给予了我们一切。”

  失去宠物是非常痛苦的事情,在这期间,我们需要有人来帮助我们、引导我们如何用相对人文、正确的方式来送走宠物。像李超这样的宠物殡葬人一直扮演了引路人的角色,他们给予了失宠主人许多情感上慰藉、疏导,让宠物饲主的情感得到最后一次释放,没有悔恨,只有无限的留恋。

 网站地图